<small id='zgjdij'></small><noframes id='zgjdij'>

  • <tfoot id='zgjdij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zgjdij'><style id='zgjdij'><dir id='zgjdij'><q id='zgjdij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zgjdij'><tr id='zgjdij'><dt id='zgjdij'><q id='zgjdij'><span id='zgjdij'><b id='zgjdij'><form id='zgjdij'><ins id='zgjdij'></ins><ul id='zgjdij'></ul><sub id='zgjdij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zgjdij'></legend><bdo id='zgjdij'><pre id='zgjdij'><center id='zgjdij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zgjdij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zgjdij'><tfoot id='zgjdij'></tfoot><dl id='zgjdij'><fieldset id='zgjdij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zgjdij'></bdo><ul id='zgjdij'></ul>

          1. <li id='zgjdij'></li>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娱乐 >明星动态 > 正文

            秦海璐:出名果然要趁早

            http://www.cnqcyy.com/       2020-04-17       北京日报 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秦海璐在《河山》中饰演姜雅真

            就目力所及,时下的抗战剧,虽然的确规避了“手撕鬼子”“裤裆藏雷”那样太过八卦的低级错误,却也难得再见战争剧如《历史的天空》、谍战剧如《悬崖》那样质地的作品。在《历史的天空》中有不俗表现的王新军,执导并领衔主演的电视剧《河山》,攒了一众老戏骨,包括在《历史的天空》中合作过的李雪健、刘小宁,以及申军谊、王辉这样已经略嫌脸生的老面孔,捎带陕籍秦人尤勇、张嘉译助阵,戏拍得不好说没想法,可看上去更多是自嗨。老戏骨当然是宝贝,像雪健老师就是定海神针一样的大法器。但如果让老戏骨们更多扮演明显超龄的角色,在这个看脸的时代,即便演技好,也不免弥漫暮气,相当影响代入感。

            于是,权且放下对本剧的臧否,来说夫妻搭档给自家干活、担当“领衔主演+艺术总监”,又列名“出品人”的秦海璐。

            张爱玲有句著名的话,出名要趁早。不论张说此话是抒发机智还是看破世情,拿来说秦海璐,则是蛮合适的。蒙班主任常莉推荐,中戏临毕业的秦海璐接了出道的第一单:电影《榴莲飘飘》。据说她只花了吃一碗面的工夫,听导演陈果说完故事大纲就决定了接演。这是自然。作为一枚菜鸟,任谁都不会做另外的选择。而陈果相中她,据说是看上了她身上的江湖气。

            陈果极会讲故事,而片名中的榴莲,也颇富寓意,耐人寻味。作为一名香港导演,陈果对东北的表达,没有任何违和,而且在剧情里切合了女主本人早年的戏校出身,以及看家的《天女散花》,取景就放在她的出生地营口。

            本片获得香港金像奖和台湾金马奖多项提名,并收获最佳剧情片、最佳编剧、最佳女主、最佳新人、最佳原著剧本诸多奖项。二十刚出头的秦海璐不但是最佳新人,更是影后,而且是与梅艳芳、张艾嘉、舒淇竞力中的胜出。将华语电影三大奖的重头奖项收入锦绣囊中,成名够早。

            也许是起点过高的缘故,暴得大名之后的她,似乎显得略略平淡,仿佛在用正弦曲线的波浪起伏照应盛名的难得,需要一个稍嫌漫长的等待做平衡。她还和那个时代许多同龄人一样去做音乐,签约的也是知名唱片公司,这在个性散发上自然足够随性,也未必不是路径的探询,谁又能预知自己的未来呢?不过就演员本位的专注度而言,那大约是有些跑偏的,她的擅场原不在这里——虽然这样的履历果然能够助力她去参加《跨界歌王》之类的综艺。

            她的个人音乐专辑名为《幸福回味》和《单行线》,听来颇有些谶兆的意味。

            不能简单说那时的她处于边缘或曰打酱油,但作为演员的专业再认可,却在积年之后,并且依然是电影:《桃姐》《钢的琴》和《到阜阳600里》。

            《桃姐》是名导许鞍华携手刘德华、叶德娴奉献的诚意之作,入围威尼斯电影节,收获诸多重头奖项。秦海璐则凭此片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,这距离她上次获得金像奖最佳新人,转眼十年。《钢的琴》是秦海璐担当大女主并首任出品人的作品,业内赢得相当口碑,收揽诸多奖项,她也凭此受到诸多提名,并获得上海电影节传媒大奖最佳女演员;尤其需要提到的是,在诸多提名中也包括金马奖最佳女主,距离她上一次获得金马影后和最佳新人,同样转眼十年。

            由她领衔主演仅用18天就拍竣的《到阜阳600里》,和《桃姐》《钢的琴》一同入围当年的金马奖。而秦海璐个人的斩获颇有意味——奖项是富有张力的最佳原著剧本,她因在拍摄中积极且有创意的参与而列名编剧,这对十年积淀的她,具有相当的符号意义。

            不难看出,她的高光胜绩更流连于富有文艺气息的电影范型,而且饰演的多是底层的小人物,有媒体采访时就后一点提出质询,秦海璐则自嘲是因为自己长得不够倾国倾城。这是一个有智慧的应答,作为一个女演员,透露出不局促于颜值的自信。当然,也不妨视为对当年某著名娱刊头条所谓“金马最丑影后”云云的一个后发回应。

            这果然能显示“出名趁早”的好处,譬如大名之后即便徘徊十年找回自己做演员的峰值,她也依然拥有年龄上的收放空间。虽然不再是小花旦,却依然可以在青春的尾巴上,展示沉潜之后于人生于演戏都有不俗长进的别样亮色。实在说,女演员的确有年龄方面的隐衷,或者如姚晨所云的尬与惑,无怪海清们为不再年轻喊话。这是她们的穴点,值得严肃关注,而与性别歧视无关,或者说正是女性平权的站位。

            十年之期似乎也体现在剧集方面。与王新军领衔主演的抗战剧《独立纵队》收视率颇有收获,两人的结识也自有收获。与陆毅、吴越、郭京飞等合作的《假如生活欺骗了你》,被视为年度剧,她出演的高干女儿程真真,展露出自己的理解和把握,并凭此提名白玉兰奖最佳女主。在大IP剧集《红高粱》中,以怨妇大嫂角色与周迅两妯娌斗戏分庭抗礼,在余占鳌九儿主线之外,另辟一番新天地,她也由此斩获白玉兰奖最佳女配。在与张嘉译、何冰、刘佩琦等一众实力派合作的《白鹿原》中,她也完成了自己应有的担当,凭此提名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和白玉兰奖最佳女主。

            话剧舞台上,她与导演田沁鑫合作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《四世同堂》和《青蛇》,前者创下当年国内话剧票房纪录;后者为香港艺术节委约作品,作为中国代表剧目参加国际戏剧节;而在《四世同堂》中出演的经典角色“大赤包”,则为她赢得金狮奖优秀演员奖。

            找回峰值的秦海璐,个人生活也顺风利好,一派幸福。在一档访谈节目里,她将老公与水和食物并列。职业角色也颇颇延展,四十挂上零的她也在消解中年的穴点,上春晚,作评审,当导演,拍片的名字也饶有意味:一意孤行,这倒切合她自言的座右铭——不求尽善尽美,只求为所欲为。据说她为当导演,也是准备了十年。(半夏)


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- 友情链接 - 广告服务 - 我要投稿 - 网站地图 - 免责声明 - 人才招聘 - 联系我们 -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Copyright©2005-2020 cnqcy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